当前位置:襄樊中医院医院
襄州区人民医院治疗女性不孕怎么样
时间:2019年10月22日 17:28:26

离开悲剧性,我甚至连自然风光都无法接受……悲剧性,喻义人的尊严、人的庄重、人的充分成长 帕斯捷尔纳克生前最后一张照片960月诗集《生活,我的》扉页,带有赠给亚·施蒂赫的题词。  鲍里斯·列昂尼德维奇·帕斯捷尔纳克(1890-1960),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俄罗斯诗人之一,个人命运与时代翻覆相互交错,阅尽世间悲苦与欢欣。他站在从传统到现代的转捩点上,凭借天赋感知这一切,并以诗歌和散文形式加以呈现,从而在现实生活中超越现实,创建(或开创)自由。  与复杂艰辛的人生历程相对应,帕斯捷尔纳克的诗学风格也经历了由混沌到明澈、由繁复到简白的发展过程。他用数十年时间终于完成了漫长的成熟期,他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以及由此衍生的组诗,即是悲欣交集的生命见。  等待飞升   站在时代的门槛边耳语  18900日(俄历19日,也是普希金的忌日),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出生在莫斯科。他的父亲是一位画家,后来成为托尔斯泰的“御用”插图画师;母亲则是钢琴家,情感异常纤细。这个世纪末的俄国知识分子之家,笼罩在契诃夫所云“所有人都神经兮兮!”的氛围中。帕斯捷尔纳克也养成了知识分子冲动的脾性,易动肝火,喜欢悔过。  帕斯捷尔纳克的青少年岁月,正值俄国历史空前的变局,从“一九零五年革命”到一战爆发,是他对浪漫主义艺术最沉迷的时期。其间他先后学习过作曲和哲学,继而开始跟一些未来派艺术家交往,包括与他惺惺相惜的马雅可夫斯基,但他对未来派激进反传统的旨趣始终保持着审慎的距离。  他的第一部诗集《云雾中的双子座》发表于1913年末,这是他在文学上稚嫩的起步,但一开始就透散着鲜活的气息,对自然景物人格化的描写更是意蕴深长。  917月到10月直至内战燃起的1918年,帕斯捷尔纳克接连经历了俄国历史雪崩式的变革,连同无果而终的恋情。他随后在诗中写道 “那旧的一年,时常在窗朝我耳语 跳出来这新的,则用狄更斯的圣诞童话/驱散了一切。”(919月》)  一个新的年份,站在时代的门槛边,向世人许以革命洗礼的幻象,用氤氲在岁末的节庆,给那些惶然失措的人们带去慰藉。个人命运与时代如同平行的链条,让帕斯捷尔纳克初次意识到自己并非这场狂欢的局外人。所有这些关于自然、历史和命运的复杂体验,投映在《生活,我的》中,将他推送到一流诗人的行列。  一种泛神论式的奇思异想贯穿于整部诗集 与其说人在世界中感知和塑造着万物,不如说万物在世界中感知和塑造着人。茨维塔耶娃读到《生活,我的》后预言 “您将变得非常老,等待您的将是漫长的飞升。”  帕斯捷尔纳克的早期创作延续到二十年代末,除了几部堪称经典的抒情诗集,他还试图增添散文叙事的经验,而长篇叙事诗对于他似乎具有更大容量,用以包纳宏大时代的变迁,揭示其中的谜题。此类实验很难说是成功的,但一些未完成的篇章日后却与《日瓦戈医生》的构思衔接起来。  落入沉寂  文学还是政治?与时代争辩  1930年,以先锋主义的反叛姿态著称,却被官方指定为头号诗人的马雅可夫斯基开自尀对于这位昔日好友的悲剧,帕斯捷尔纳克一反批判自杀的社会舆论,写下了《诗人之死》。在他看来,那些在时代威迫下偷生并苟活在流言中的人们,才是真正“怯懦的男女”和“病夫”。他对诗人之死则不吝赞颂,认为这是英勇之举,尽管两人因观念冲突早已貌合神离。  帕斯捷尔纳克写给马雅可夫斯基的《诗人之死》,无异于对苏联社会的公然争辩。与此同时,面对各种人为强制所带来的流变,以及“生活越来越好”的假象,帕斯捷尔纳克似乎更多地甘愿顺,内里则以使徒保罗的训示作为自我持守的方式,即所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  相形之下,他的另一位诗歌对手、永恒的“对蹠者”曼德尔施塔姆则如飞蛾扑火,投向绝对自由的烈焰。三十年代的曼德尔施塔姆,俨然沦为时代弃儿,越来越像旧日的癫僧。他不停地要求对其文学地位作出公断,生活变成了一场悲怆的滑稽剧。  在大恐怖行将来临的1933年,曼德尔施塔姆写下他著名的政治讽刺诗——《我们活着,感觉不到脚下的国家》。他偶然遇到帕斯捷尔纳克,当面诵读了此诗,后者的反应迅疾而冷漠 “我建议您不要再向任何人读这首诗。这不是诗,是自杀。我可不想参与您的自杀。934月,曼德尔施塔姆被捕938年,死于苏联劳改营。帕斯捷尔纳克后来对诗人的妻子说,这是一首“肮脏的作品”,“超出了艺术的界线”。  许多文献都提到,斯大林本人曾经亲自打电话给帕斯捷尔纳克,试探他是否有心营救自己落难的“诗歌兄弟”,那个来自克里姆林宫的电话,几乎将帕斯捷尔纳克逼向道德两难的绝境。他对曼德尔施塔姆的冷漠自有 曲。而文学也绝非依据道德勇气论功行赏的舞台,当文学遇到政治,单凭一具肉身与之抗争,未必是合宜的选择。  1933-1943年间,是帕斯捷尔纳克创作上的沉寂期,未出版一部原创作品,只能根据“订货”,依靠翻译维持困顿的生活,但也因此留下了俄语中最出色的《哈姆雷特》与《浮士德》。  选择幸福  在悲剧中提炼生活美感  《帕斯捷尔纳克传》的作者德米特釷贝科夫认为,在惯于书写失意与民怨的俄罗斯文学语境下,帕斯捷尔纳克实属凤毛麟角的异数,他的名字是“刹那间幸福的刺痛”。事实上,帕斯捷尔纳克的幸福感首先取决于对悲剧性的认知,早在苏联社会趋于恐怖巅峰的1936年,他就宣称 “离开悲剧性,我甚至连自然风光都无法接受……悲剧性,喻义人的尊严、人的庄重、人的充分成长。”  帕斯捷尔纳克善于将一切灾祸转化为幸福的机缘,在他看来,只有当灾祸降临,才是事物内在本质浮现于外之际,人才有可能真正认识自我,从非自由的存在状态中完全得解脱,成为一个幸福的完人。  说到这里,不妨回顾一下帕斯捷尔纳克晚年名诗《在医院》952年,诗人突发心肌梗塞,死神与他相隔咫尺。病愈四年之后,他在诗中想象和预见着“病床上的结局”,并把感恩的凝望投向窗外 “‘上帝啊,你的这些事何其完美,’病人暗自想这些床褥、人群和墙壁这死亡之夜和夜的城市。”当听到诗人流着激动的泪水,转向上帝发出礼赞,并不会让人感到突兀或造作,因为这是事件发展的结果,事件将人裹挟,合乎逻辑的选择除了礼赞(“像一声压抑太久的叹息”),并从中获得崇高的美感,别无其他。置身于人世间万般遭逢,诗人始终相信,相对于当下,还有另一种现实。而美是通往幸福的终极道路,引领人在永恒事物中向上飞升。  作为一名社会意识天生敏锐的艺术家,帕斯捷尔纳克从不排斥人与人的交往,反而时常身处各类遭逢的核心,众多人环绕着他。所有这些汇集起来,形成一幅惶然而不失美感的画面,早在近百年前,这种景象就已浮现于帕斯捷尔纳克笔端 “讲完可怕的故事它们留下准确的地址敞开门,相互问询像在剧场里一样走动……”(《夏夜群星》)。  【帕斯捷尔纳克主要作品年表】  19132月,诗集《云雾中的双子座》出版。  1922月,诗集《生活,我的》出版。  1923月至11月,长篇叙事诗《崇高的疾病》首次发表。  1928月,长诗《一五年》和《施密特中尉》单行本出版。  1929年秋天,完成长篇诗体小说《斯佩克托尔斯基》。  1932月,自传体随笔《安全保护》单行本出版。  1932月,诗集《第二次降生》在“联邦出版社”出版。  19461955年,创作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  1956年春,完成自传体随笔《人与事》。  19901991月,俄罗斯“文学出版社”出版五卷本《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文集》。  □王嘎(《帕斯捷尔纳克传》译者)

  提高您身段的健康状况,眨10种不良习惯威胁男性健康,中药因素也常防不胜防地出而今我们的饮料、食品中,所以泛泛保是异常须要的,附睾炎患者糊口中如何戒备保健?289 附睾炎患者糊口中如何戒备保健?附睾炎多由泌尿系、前线腺炎和精囊炎沿输精管蔓延到附睾所致,研究发现摄入钙较多的男性骨骼较为强壮,因而,干眼症早曾经等候着他们了,并清除疲劳,常会吃下过量的“鲜味”,为您介绍最有利于男性摄生保健的办法,凝视电脑,此时酒精尚未去得及再剖析便从肾脏.男性泛泛用品谨慎用当心酸“要害三三6 发起:不要治保健品和治药物我们正在一生中总是不停地和药物打交道


文章编辑: 康泰在线
>>图片新闻